您的位置: 首页>桥山撷英>文学天地>正文
瑞能煤业邵庆芳散文——思念 那倾城的孤寂
发布时间:2020-12-18 10:54:44 来源: 作者: 点击:

世上最幸福的事大概就是你爱的人还健在。养育并陪伴我走过童年时光的是奶奶。随着奶奶的离世,少了那份叫老家的眷恋,添了份叫奶奶的思念。

——写在奶奶去世周年。

这个冬天,雪花来得很及时,像感知了人们的期盼。也正好,如果没有雪花飞扬,我心中那朵素白的花儿,将恒久地压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我是个念旧的人么?一定是。对于从前种种,总是怀念。身边的一草一木,都会珍惜,更不说人。奶奶在我生命中的地位永远没人能够代替,童年的快乐时光就是在奶奶的呵护下无忧无虑地度过的,虽说相伴短暂,但刻在记忆深处。而这飞逝的流年,打乱了我所有的安排。曾经朴素的信念,简单的执着,在奶奶离去后慢慢荒芜,这一场猝不及防里留下的遗憾,终是凝结成寒夜里一抹难解的思念,氤氲在飘雪的冬季。

寒风料峭的街角,我独自走过,是天意吗?或许。本是去买香烛的,毫无防备间,洁白轻盈的雪花就伴着夜色的来临肆意绽放在这苍茫天地间,慢慢幻化成洋洋洒洒的纸钱,奶奶温和的笑脸恍然出现在眼前,慈祥的眼眸里全是对我的疼爱。于是,如潮的思念开始在这座孤寂的城市漫漫涌来。一路走过,积雪逐渐清晰地映出人们的脚印,也将我走过的路延展到远方。环顾四周,除了好奇地观看这场初雪的人,其余都是匆匆走过的陌生身影,没有一个清晰的表情,此刻,我多么渴望奶奶就隐藏在这些背影里,在不经意的时刻蹒跚地出现在我面前,叫一声乳名问一声好,然后让我穿越梦境感受真实的温暖。

周年了,墓园里那方寸之冢是否还是您走时的模样?香炉里的烛与香是否还青烟缭绕,像您做饭时冒出的袅袅炊烟?墓旁的菊花是否依然娇艳盛开?像老家院子里您亲手种下的鲜花?碑后苍翠的松树是否一样葱茏,像您在世时精心呵护的每一颗树苗?我知道的,你所在的地方永远不会荒芜,但却荒凉了我心,像今夜寒风夹雪般的冰冷。

墓园柳,痴痴留,却留不住奶奶的脚步。对于奶奶的离世,我有太多的不舍。不可否认,生命的陪伴只是短暂的一程,所有的天长地久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想象。而您也知道,我本不是一个悲观的人,从您送我走出通向家乡山外的小路后,我便开始一路的摸爬亍行。路上,我从不觉得孤寂,只因我倔强的坚信,无论如何,今生,我一定会回报您、陪伴您,直到您安然终了,我用我所有努力想给您一个安逸的晚年,而您,却在我一路向北奔向有你的路上仓促离开,用我一点儿也不想接受的方式走向您想象的世界,那些你不想不愿不能给我添负担的想法让我的心痛到一地碎片,那一刻,我才发现,我想给您的和您想给我的,始终差了那么一点距离。您可知道,我宁愿背起你存在的所有负担也不愿意享受你走后物质堆砌的空洞富足,这与我想要的您养我大我伴您老背道而驰。在您的天堂,现在究竟是怎样的状况,念您,在白天的喧嚣中,我故作风轻云淡,但每一个节祭的夜晚,常常泪湿枕巾。

人生,最大的遗憾莫过于不想错过的错过,而我,就这样错过了您。在最后的日子里,您一次次对我隐瞒真相,我一次次信以为真,在残存的记忆里,始终是您健康的模样。其实,在我成长的所有的记忆力里,您一直是阳光的,那挺直的脊背上不仅仅有我爬上趴下的童年,更是我一生的家园,这是一种永恒不变的界定。

春夏秋冬,又是四季。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北风呼啸、雪花飘洒,当我风尘仆仆地冲到您床前,您黯淡无光的眼神瞬间就明亮了许多,在不认识其他人的时候第一眼就认出了我。很清晰地叫出我乳名,我也很清楚地知道,那一刻,您用尽了您所有的记忆,可我内心仍然觉得亲切无比。很多身边人您早已忘记,而我,尽管远在他乡,却成为您一直放不下的牵挂。或许,您所认知的世界就是现实的世界,就像您不想让我承受孤寂就能不用承受一样,当您颤抖的双手紧紧抓住我的衣角从里到外悉悉索索检查一遍,很肯定地认为棉衣很暖和后才放下疲惫的双手,那一刻,我知道这最后最彻底的放手,此后,满世界的空间就成了放置我们婆孙的回忆。

时光匆匆流转,瘦了山瘦了水却膨胀了我的思念。在这个城市,我始终觉得很陌生,尤其您走后这一年,我基本没有开心的时候,每当思念袭来,我就一个人临窗而立,看午夜澄明的灯火,望窗外忽明忽暗的月亮,不自觉地,我眼里心里就映出整座城市的寂寞,在清醒中恍惚、恍然间清醒一个事实——奶奶是我今生再也够不着的幸福。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陕西陕煤黄陵矿业有限公司(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陕ICP备案05006082号-1

竞博app下载地址